两性故事

你是冬日暖阳txt免费下载,好大啊弄死我了啊

作者:admin 2020-04-01 12:37:35 我要评论

    霍母也一阵拧眉,眼中是可怕的控制欲,冷肃的哼道,“他是我儿子,他的一切都得听我的,有我在一天,他就休想把你赶出门,那个女人的日子也别想好过。”

    “谢谢伯母,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以后啊,我成了孩子的妈妈,霍太太,我一定会和霆泽好好孝敬你的。”

    于凌晨抬起小脸,甜甜的嗓音说道。

    “嗯……”

    霍母高傲的点点头,绷着脸道,“这是最起码的。”

    于凌晨乖顺的点头,眼眸深处却略过一丝凶光,该死的老太婆,真把自己当回事儿,等我当了霍太太,第一个叫人收拾你。

    高级餐厅中。

    “好吃吗?”

    霍霆泽看着贝苏苏津津有味的吃相,唇边忍不住泛起一丝笑意。

    “恩!”

    贝苏苏大快朵颐。

    霍霆泽将自己的一份甜点推到贝苏苏的面前,贝苏苏一愣,不好意思的唇边弯了弯,“你又不吃吗?”

    “这份给我孩子吃。”

    霍霆泽低沉性感的嗓音说道,目光灼灼的盯着贝苏苏光润的小脸,然后慢慢地往下,视线落在了贝苏苏的肚子上。

    贝苏苏看着那份洒满珍珠般的果子和果酱的甜点,瞬间忍不住舔了一下唇角,然后伸出小

手,将那份香蕉船的甜点推到唇边,开心的吃起来。

    果然,好吃啊!

    好吃到没朋友的甜点。

    “这家的甜点是整个云水市最好吃的。”

    霍霆泽深沉的眼神中,藏着一丝不易令人发觉得宠溺,直直的盯着贝苏苏,并没有怎么动面前的食物,反而不断的把面前的食物推给贝苏苏,让她多吃一些。

    “难怪啊!”

    贝苏苏感叹着,笑的有牙没眼,抬眸的瞬间接触到霍霆泽那深邃无比的炽烈眼神,忽然醒悟到,霍霆泽是知道她喜欢甜食,特意带她来的呢。

    这让贝苏苏微微有一丝不安。

    霍霆泽对她忽然变得这么好,这会让她开始习惯吧,而爱情,跟温水煮青蛙没有什么区别,到最后,如果她沉迷在这份温柔里,早晚会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也会在协议到期,生下孩子之后,变得格外痛苦吧!

    还是……保持距离好了。

    贝苏苏长长的睫毛翕动了一下,眼神微微的暗淡下去。

    “不好吃吗?”

    见贝苏苏的神情有些不对劲儿,霍霆泽立即嗓音陈厚的问道,他的声音磁性,在这高级餐厅幽暗迷离的光线中听来,低低雅雅沉沉,竟是比这甜点还要醉人。

    “不吃了,吃多了会蛀牙。”

    贝苏苏忽然赌气一般的推开了甜点,望着那嗓音比甜点还要酥的男人,低低的叹了口气,这男人,有毒。

    霍霆泽嘴角微微抽了抽,不知道这女人什么理由,这脸变得比天气还快。

    明明刚刚还看着那些甜点一脸深情不悔,扭头看到他,就突兀的变脸说不吃了,这是嫌弃他长得不好看,不够下饭么?

    “那好,回家。”

    霍霆泽站起身,帮贝苏苏拿起外套,贝苏苏也推开椅子,表情有些寂寥的往餐厅外走。

    霍霆泽腿长,但是却会特意慢走几步,特意走到贝苏苏的身后。

    看着那个娇小的身影,他的眼神深沉而柔和,会莫名的觉得安心。

    推开餐厅的高大木门,一阵风吹来,贝苏苏的秀发飞扬了起来,风铃的声音响起来,很清脆。

    贝苏苏走到街道上,起风了,天气不算好,也有点阴暗,行人很少,车辆也不多,这里不是市中心,离霍家很远,霍霆泽是开了很久的车,带她来这里,就为了一份云水市最好吃的甜点。

    她裹了裹身上的薄线衫,微微感觉寒冷。

    此时肩头的重量重了几分,厚实的呢子大衣披在了她的肩头,男人低沉的嗓音带着责备,“这么冷,都不穿衣服,你这女人到底会不会关心自己!”

    “……”

    贝苏苏忽然觉得鼻子有点酸了。

    比刚刚的柠檬水还要酸。

    她侧了侧身子,看着风中霍霆泽俊美刚毅的轮廓,仿佛古希腊的雕塑一样完美,多一分少一分都不行,阴暗下来的天空笼罩下,也丝毫掩盖不住他的光辉。

    霍霆泽,如果能这么一直下去……

    如果我能一直做霍夫人,或许,这样,也不错……

    但是,这不会是你想要的吧……

    我,终究不会是霍夫人。

    ……

    接下来的几天,贝苏苏渐渐习惯了在霍氏公司上班。

    霍霆泽办公很认真,简直可以说是忘我,所以贝苏苏担心的情况倒也不是经常发生。

    可是,一旦霍霆泽办公完成……

    那就是她的灾难了。

    霍霆泽总是喜欢各种刁难她,看她为难或者窘迫的样子,不过在霍霆泽的刁难中,她对公司的事情倒是上手非常的快,工作能力突出,渐渐地公司那些说她靠着总裁上位的难听的流言蜚语,倒也少了许多。

    下班后,同事们都离开了。

    只剩下贝苏苏一个人,她懒洋洋的趴在办公桌上,泡了一杯咖啡喝着。

    暖暖的咖啡,暖了胃,暖了肚子,却暖不了心。

    贝苏苏皱眉,就是不想回霍宅,最近每天晚上回去,霍母总要对她挑刺,对于凌晨却是百般赞叹,根本就是区别待遇嘛!

    贝苏苏嘟着嘴很是无奈,霍母这么排挤她,搞得她在霍家真是如坐针毡,而霍霆泽也不可能时时在家里,每次霍母根本不顾及她是一个孕妇,竟然还吩咐她为她和于凌晨端茶送水,简直将她当小佣人用!

    真是太过分了。

    一阵熟悉的沉稳脚步声。

    贝苏苏迷糊的揉着眼睛抬头,看到修长的身影出现在她的面前,高大的身影渐渐地笼罩了她,霍霆泽微微沉声道,“下班不回家,想干嘛?”

    “我能干嘛。”

    贝苏苏噘着嘴。

    “是不是约了男人。”

    霍霆泽鼻子里闷哼了一声,靠的离贝苏苏更近了一些,他身上霸道又炙热的气息源源不断的喷薄在贝苏苏的身上。

    “什么啊。”

    贝苏苏翻了个白眼,这男人会不会太能联想了。

    “没有!没有!”

    贝苏苏气哼哼的瞪着霍霆泽道。

    “那就约我吧,刚好我有空。”

    说完,霍霆泽往贝苏苏的身边一坐,贝苏苏小脸微微抽了抽,这霍霆泽还真是厚脸皮的很。

    “霍霆泽,我只是在这里清静清静而已。”

    贝苏苏无奈的甩了一个小白眼过去。

    “你是在躲我妈吧。”

    霍霆泽盯着她灵气闪动又有些无奈的眼眸,一针见血的凑到她眼前说道。

    “是……是又怎么样。”

    贝苏苏愣愣的回道。

    “怕我妈干什么,不有我在。”

    霍霆泽大掌拖住贝苏苏的后脑勺,将她小脸推的离他近些,凑到她的鼻尖处,声音低低的道。

    “霍总裁,你说的倒是简单,她是你妈,对你当然不会怎么样,可是你不在的时候,她对我就是当小丫鬟使唤了啊。”

    说着,贝苏苏红了眼睛。

    霍霆泽看了贝苏苏一眼,抬起她的小下巴看了看,目光中掠过一丝疼惜,淡淡道:“马上就是我妈的五十大寿了,或许是个和解的机会。”

    贝苏苏捧着小脸,哀叹了一声,扁嘴道,“所以我才发愁呀,你妈对我那么挑剔,真不知道要送什么礼物讨她的欢心,恐怕无论我送什么,她都不会高兴吧?”

    霍霆泽坐到贝苏苏的身边,淡淡的道,“这事你不用发愁,我已经帮你准备好了。”

    “不用了,你准备的礼物,虽然贵,但是由我送出,你妈肯定还是不满意的。我还是自己准备吧,用点心比较好。”

    贝苏苏想了想,小脸有些郁闷的说道。

    “那也好。”

    霍霆泽深深地看了贝苏苏一眼。

    贝苏苏点了点头,轻轻嗯了一声。

    虽然她说的,好像胸有成竹的样子,但其实,贝苏苏一点把握也没有,毕竟霍霆泽的妈妈是出了名的挑剔难搞定了。

    参考了闺蜜杨乐乐的意见后,贝苏苏把自己亲自研发的一套限量版的欧贝莱化妆品,作为礼品打算送给霍霆泽的妈妈。还亲自去绣了一副祝寿图,打算作为礼物。

    贝苏苏想,就算霍霆泽的妈妈再挑剔,那是她费尽心思的礼物,她应该也会接受吧,至少不会太给她难堪,这就够了。

    然而贝苏苏没有想到的事,寿辰的那天,让她更尴尬的事情还在后面……

    转眼,就到了霍霆泽妈妈五十大寿的那一天。

    霍霆泽妈妈在云水市一家非常有名的高级会所里,举办了她的生日宴会。

    当时来出席的宾客都是云水市上流圈子的人物,个个都是身份不凡。

    贝苏苏出发之前便有些忐忑,脚步踌躇着。

    霍霆泽沉稳的走过来,安慰她,“别怕,一切都有我在。”

    “好。”

    贝苏苏点了点头,勉强的扬起一个笑脸。

    两人刚要出门,霍霆泽却接到一个公司的电话,有非常紧急的事情需要总裁处理。

    霍霆泽无奈,只有让贝苏苏一个人先过去,说自己还有事情晚一些才会过去。

    贝苏苏点了点头。

    因为担心,她还是会有些不安,霍霆泽将自己的的大掌放在她瘦削的肩头,轻轻按了按,嗓音陈厚道,“不用担心,有什么事可以打给我。”

    “恩。”

    贝苏苏应了一声,然后便坐上了霍霆泽安排的白色豪车。

    豪车开动,贝苏苏就坐在车里,有些抑郁的看着窗外,想着霍霆泽不在,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场面,但愿不会出什么事情才好。

    只感觉……

    眼皮跳的厉害。

    豪华的轿车开了一会儿,很快就进了一处高级会所的花园。

    贝苏苏下了车,走进高级会所的巨大花园中,走来走去,差点在其中迷路,问了一些安保人员,才顺利找到会所的所在。

    会所的建筑非常的漂亮,有些哥特式的风格,像一座白色的小古堡,非常的洋气,很特别,带着一丝复古的味道。

    会所的车库已经停满了豪车,来的人还不少,西装革履的男人们和穿着各色华丽礼服的女人们,络绎不绝的往会所里面走去。

    贝苏苏低头看了一下纤细手腕上的表,时间不早了,她要早点赶过去才行。

    贝苏苏就加快了步伐,往奢华会所里面走去。

    走进大厅,便听到一阵行云流水般的音乐声,一个金发女郎坐在大厅的一角,弹着钢琴,神情专注,水晶灯的灯光将整个大厅照耀的金碧辉煌,大厅很是气派,能同时容纳几千人。

    大厅里到处是张灯结彩,很有喜庆的氛围,还有巨幅的海报上写着恭祝霍母生辰之类的,显得非常隆重。

    “苏苏,你来了。”

    于凌晨那甜酥的声音在贝苏苏的耳边响起。

    贝苏苏回过头去,看到了于凌晨,于凌晨身穿一袭裸色的半长裙,身子妖娆,非常有风情,复古小立领,的,又极具力,看得人血脉喷张。

    于凌晨甜美的脸庞上,带着一丝亲切,发髻高高的挽起,头顶上戴着一顶小皇冠的头饰,非常的耀眼,这样的打扮简洁大方,还显得有些高贵。

    只是,贝苏苏不禁想,她带了一个皇冠,会不会有些喧宾夺主了?这是把自己当女王了吗?

    于凌晨的脸上,也尽是一派女王的风范,眉宇之间是十分得意的表情,仿佛这个宴会是为她举办的一般。

    于凌晨笑盈盈的朝着贝苏苏走过来,挽住贝苏苏的胳膊道,“苏苏,我都等你好久了,你给伯母准备了什么礼物啊?伯母可是很期待呢。”

    “等会不就知道了。”

    贝苏苏只有淡淡的一笑。

    于凌晨她这身打扮,很抢眼,不少宾客都朝这边看过来,贝苏苏却不知道,有很大一部分目光是投在她身上呢?

    此时霍母走了过来,目光在扫到贝苏苏的一瞬间,变得格外犀利,带着十足的不满和挑剔的神情,鼻孔朝天,硬是破坏了她今日高贵的打扮。

    贝苏苏看过去,霍母今日发髻也是挽起,做了蓬松的卷,有些赫本头,显得整个人很洋气,也拉高了身高的线条,身上裹着的是一袭绒的长裙,裙摆很长,拖出去有两三米,非常的高贵,裙摆的底部镶满了碎钻,在黑色中显出一丝不平凡的奢华,整套的黑珍珠饰品,很华丽。

    眼角画着很时髦的烟熏妆,嘴唇涂得很红,手上还拿了一个像权杖一样的,倒很是威风。

    贝苏苏忍不住有些想笑,这也不是化妆舞会,这霍母还真是挺有意思。

    <!-- csy:23832981:115:2019-03-21 09:50:58 -->
相关文章
  • 你是冬日暖阳txt免费下载,好大啊弄死我了啊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儿子今晚妈妈是你一个人的,啊唔啊嗯...

  • 好大好涨水好多bl,太史阑容楚第一次...

  • 鸡蛋play鸡蛋塞下去,呻吟_m开腿绑在...

  • 男朋友每次一见我就硬了,警花短裙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