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性故事

接吻伸舌头与吸舌头,陈二狗的妖孽人生txt

作者:admin 2020-04-06 12:12:40 我要评论

听着陈姝含的话,我一直耷拉着的眼皮陡然睁圆。huaxiangju

    “这才对嘛,你看看刚才,你眼里都没光了,还拿什么跟人打,就算给你一个装甲师,你照样全部带跑偏。”陈姝含大大咧咧的勾住我脖颈笑道:“老爷们,有啥别有气,没啥别没胆,缺人的话妈妈帮你拎刀摇旗。”

    前一秒钟,我还被她慷慨激昂的鼓励整的鼻子酸涩,后一秒钟马上被她这句话给呛得直接咳嗽:“咳咳..大含含,你又不好好唠嗑了是吧?”

    “老娘说的不是实话吗?我要是跟你师父成了,往后你不得管我叫师妈么?”陈姝含振振有词的昂起嘴角。

    我微微一愣:“师..师妈?大含含你是真牛逼,为了给我当妈简直不择手段。”

    陈姝含无视我的眼神,嘟着粉嫩的小嘴继续道:“你师父还说了,你要是感觉自己是个挂着羊头卖狗肉的怂逼,就给他挂个电话,这事儿他来处理。”

    我斜楞眼睛轻哼:“滚犊子,我咋那么不信这话能从他口中说出来呢。”

    “切,信不信由你。”陈姝含潇洒的弹飞烟蒂,昂头看了眼破败的天花板轻声道:“小朗子,我们肯定不会走,今天那个康森啥尿性你也看到啦,如果被他抓到,我们会怎么样,你心里也明白,不是我们任性耍小脾气,是我想替小雅和小影告诉你,她们的前方只有你,是老爷们,你就该拿自己的胸脯替两个傻姑娘筑起一道城墙。”

    “嗯,那就不走了。”我深呼吸一口气,咬着嘴皮低吼:“就在莞城揍服康森。”

    “耶!”陈姝含立即比划了一个剪刀手,回头朝着正不停朝我们这个方向张望的王影和江静雅坏笑:“我说的没毛病吧?小朗子就是属驴的,牵着不走赶着走。”

    “..”我翻了翻白眼,一阵无语。

    沉寂几秒钟后,我诚心实意的朝着陈姝含低头感谢:“谢谢你。”

    “洒洒水喽。huaxiangju”陈姝含打着响指,拍拍我肩膀道:“妈妈只能鼓励你,刚才我说帮你拎刀摇旗那是吹牛皮,毕竟打仗是你们这些糙汉子的事儿,我们这些如花似玉的小美眉只适合跟敌人玩美人计。”

    “嗡嗡..”

    就在这时候,我兜里的手机响了,看了眼是郑清树的号码,我马上接了起来。

    电话那头,郑清树呼吸粗重的出声:“朗哥对不起,我跟丢了。”

    我知道他指的“跟丢”是什么意思,吞了口唾沫道:“见面再说吧,我待会把地址给你。”

    郑清树沉默几秒钟后问道:“你信得过我?”

    “今天要是没有你,我们现在已经变成康森毡板上的肉了。”我搓了搓脸颊浅笑:“来的时候买点吃的喝的。”

    “好!”郑清树清了清嗓子应承。

    我迟疑几秒钟后,再次开腔:“树哥,谢谢。”

    “嘿嘿..”郑清树傻笑两声,挂断了电话。

    放下手机后,我又拨通白老七的号码。

    电话刚一接通,没等我吱声,白老七抢先道:“别急,我和天道、谢天龙已经在路上了,阿生在家里继续帮着张罗,尽可能在天亮之前给你弄出来一支队伍..”

 &nbs

p;  我沉吟半晌出声:“七哥,你俩先别过来啦,对方故意玩这手,就是想激怒我,让我把人全都拉到莞城来,咱要是被他们牵着鼻子走,估计全都得交代到这儿。”

    白老七顿时一愣:“我们不过去?那你现在还能扛得住吗?”

    “扛不住也得扛,羊城要是空了,我这么长时间的努力全都白费了,对方想要的就是这个效果。”我倒吸一口凉气道:“另外告诉阿生,把那个叫文君的给我扣起来,再让他想办法最快时间里给我弄明白莞城这个华侨联盟是个啥情况,以及康森身边都有什么信得过的得力干将。huaxiangju”

    电话那头一阵簌簌的响声,接着天道接起电话:“小朗,现在不是逞强的时候,不管你心里多憋屈,咱们先回羊城,只要你在,咱就能翻盘,你要是出事儿..”

    “哥,我没逞强,按我说的整吧。”我故作镇定的应声:“放心吧,我已经琢磨出来一套周密的计划,到时候需要你们的时候,我肯定第一时间打电话。”

    “呼..”天道大喘一口气,压低声音呢喃:“保重。”

    挂断电话没多会儿,郑清树抱着一大堆吃的喝的来到厂房里。

    把吃食放下以后,郑清树走到我跟前,紧绷着脸道:“朗哥,门口没人守着,大门就那么直愣愣的敞开着,人家摸进来包圆,你都不知道咋回事。”

    我挤出一抹笑容道:“刚刚都在处理伤口,待会我出去盯梢。”

    郑清树抽了抽鼻子道:“你盯个屁,走道都费劲,你们先吃着吧,今晚上我守夜。”

    “树哥,你枪法真心狠。”

    “是啊,今天多亏了你,不然我们肯定都特么毕业了。”

    刘祥飞和王嘉顺一人攥着个干面包走过来,笑盈盈的冲着郑清树翘起大拇指,我看得出来小哥俩是在主动示好,大家之前对郑清树的态度都很冷漠。

    郑清树反倒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后脑勺道:“打小就是练这个的,这辈子我除了摸枪以外,什么都不会,你们先安心养伤,门口有我,谁来都不好使。”

    我看到他的白手套上隐隐有干涸的血迹,想来应该是之前掩护我们时候,开枪被反震伤的,吹口气道:“歇会儿吧,这个时间段对方肯定正满莞城找咱们呢,对了,你怎么会好端端跟丢康森呢?”

    郑清树点燃一根烟,跟我讲述:“你们逃走以后,我看到乐子和康子被他们分别押上了两台车,乐子应该是大腿中弹了,反正当时血流的挺多,然后我就一路跟着他们,结果半道上,康森让手底下那帮人把车牌全都卸了,车的顺序又一打乱,每过一个路口就会有一台车脱离车队,所以我就彻底跟丢了目标,对不起。”

    “没事。”我拍了拍他后背安慰。

    “啊!有老鼠..”

    就在这时候,不远处的陈姝含突然发出一声尖叫,把王影和江静雅也吓得嗷嗷喊叫。

    女人嘛,天生就对这种黑暗中的生物恐惧也是情有可原,让我哭笑不得的是五大三粗的李新元竟然也跟着吓得抱头高呼,同时我心里又说不出的苦涩,本该睡软床、蒸桑拿的她们,却因为我卷入了这么糟心的环境里。

    就在这时候,我手机震动两下,孟胜乐的微信号竟然跟我弹起了视频,想来应该是康森那个狗渣整的,我示意大家别吱声,然后将镜头只对准我自己的脸颊,这样的话,对方不容易看出来我们身处何地。

    很快视频接通,手机屏幕里出现四个被绑着双手吊起来的身影。

    我定睛一看,赫然正是孟胜乐、段磊、聂浩然和苏伟康。

    四个人好像是从血池子里捞出来的一般,浑身全是被皮带之类东西抽出来的血印子,而且他们都被扒光了,只留下一条底裤,尤其是孟胜乐的左大腿处可以清晰的看到有个不停往出泛血的伤口。

    看背景,他们应该也是在某间厂房的车间里,墙角堆满了装货的纸箱子,四个人双手捆着麻绳,被吊在铁质的横梁上。

    随着镜头一阵乱颤,康森那张神经病似的狗脸出现在屏幕中,眉飞色舞的狂笑:“哈哈,王朗啊,看到你的好兄弟变成这样子,好想采访一下,你此刻的心情是什么样的?”

    我知道他就是为了故意刺激我,尽可能不让自己表现的愤怒的模样,表情平静的冷笑:“提前给自己烧点纸钱吧,你肯定得死。”

    “说的很在理。”康森朝我翘起大拇指,随即扭头朝身后吩咐:“把那个叫..叫什么磊的放下来,剁两根手指头给朗哥当纪念品。”

    镜头又是一阵转移,我看到几个马仔将奄奄一息的段磊从横梁上放下来,三四个人按着段磊的身体,一个家伙拿着把修剪植物的那种大裁剪薅住段磊的手腕,“蹭”的一下剪下来段磊的尾指和无名指。

    “啊!”晕厥中的段磊瞬间被疼醒,扯着嗓子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嚎。

    原本耷拉着脑袋的孟胜乐立即挣扎着咆哮:“康森,我草泥马,有啥招你冲老子使,段磊给我们头狼没有任何关系!”

    “别着急,很快就到你!”康森的声音随即响起。

    我一下子急了,忙不迭朝着手机大吼:“康森,有啥诉求你直接说,能答应的我肯定全部答应。”

    “嘿嘿,慌了啊?慌了就好办。”康森的脸颊再次出现在画面中,嗦着嘴唇片道:“我给你三天时间,准备五个亿,还是我之前的那句话,钱到万事都好谈,我干爹的意思是希望我直接把你们全部按倒,但那个老东西毕竟上岁数了,思想跟不上咱们年轻人,我跟他想的不一样,我只要钱。”

    说着话,康森戳了戳自己太阳穴,异常病态的“桀桀”狂笑:“三天时间,我只给你三天,我在附近挖了四个坑,从现在开始,我一天往坑里填一点土,三天之后,钱到他们走,或者我替你给他们立块碑。”

    苏伟康的咒骂声同时响起:“康森,我草泥血姥姥,有本事赶紧把老子弄死..”

    “去,把骂我的那个牙齿全部敲碎。”康森慢悠悠的朝着身后马仔摆摆手。

    我急躁的吼叫:“我给钱,我马上就筹钱,别难为他们,行吗?”

    “等我把刚刚骂我那小子的牙齿全都敲下来,咱们再谈哈,拜拜!”康森邪气十足的笑了笑,直接挂断了视频...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相关文章
  • 接吻伸舌头与吸舌头,陈二狗的妖孽人生txt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好大好涨水好多bl,太史阑容楚第一次...

  • 男朋友每次一见我就硬了,警花短裙被...

  • 儿子今晚妈妈是你一个人的,啊唔啊嗯...

  • 娇媚系统紧致h,女生宿舍日常第二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