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故事

?会湿的污段子,调教巨乳女奴隶

作者:admin 2020-05-21 19:49:44 我要评论



    “韩子禾”眼瞅着老四竟然让湛湛轻而易举忽悠了,说真的,都有些……替她智商着急!

    不过她所在的世界里,湛湛也是这般忽悠老三老四的。

    说起来那俩孩子完全具备了不高兴和老生气的特点,但是,鉴于智商值跟他们不满值不搭,所以,这让那兄妹俩看起来就显得有些滑稽。尤其是湛湛或者韩品,不小心给逗得略狠了些时,这对儿兄妹,就像是找不到轰炸目标的战舰,几近原地打转。你说可笑不?但这就是真实情境啊。

    现在看起来啊,好像也是这般。

    简直就是同一世界同一兄妹啊!

    这里的湛湛看起来和她的湛湛性格差别略大,但是,这里的老四跟她那个大闺女还真有些像!容易动摇的很!

    她从小就教育这孩子要稳!可惜诶,就是不听呢!

    她现在都已经不想扳她咯。

    可能就是因为这份变化,以至于现在眼瞅这孩子让湛湛忽悠的一愣愣的,竟很是解气呢!

    “我不跟你说咯!”可能是老幺的、也可能是韩品他投过去的视线有些不同,所以老四竟然很难得的暂停了说下去的想法。

    她琢磨着,可能现在离她这二哥远些,更好些。

    “我不认为我跟你有心平气和说话的必要。”楚家老四觉得应该加上这句话,才能更好的衬托自己的气势。

    湛湛其实也不想真跟她多说。

    都说言多必失,他可不想在此功亏一篑。

    只是,他之前没找到机会。

    谁承想,这大妹子会给他这份惊喜!

    要不是现实条件不允许,他真想紧握着这大妹子手,使劲儿摇晃呢。

    需要忍着!需要忍好!

    湛湛生怕自己高兴太过从而破功啊,所以只能努力不让对方看出破绽。

    幸好老四也生怕这个哥哥拦,根本不肯跟让自己的视线跟湛湛对上。

    ……

    看出所以然的老幺、和韩品,都不知该怎般反应更合适!毕竟,这位阿姊/妹子,好像跟他们风格不像啊:“……”

    “要不是不像,咱能这般轻易过关?”湛湛抹了把根本不曾存在的虚汗,说,“我好几次都要哈哈哈笑出来呢!”

    “二哥……”

    老幺看不过,问:“你怎么能这般对待四姐?”

    “你对她态度不是也好不到哪儿去?”湛湛不认为自己很过分。

    “……”

    “这可不一样啊!”老幺顿了顿后,说,“我虽然也不会很谦让她,但是说到底,我可还是拿她当亲人哒!而且,我不客气没错,但是该帮,还是会帮啊!”

    “我这又不是没有说不帮她,这不是,她根本没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而且,你拿她当亲人,可是她……真不一定拿你当亲人!”

    湛湛撇撇嘴:“不是我说你,你现在这样子,让师祖看到啊,肯定会要叫你到怹那儿好好接受接受教育!你这……都分不清好赖!你说咋整?!”

    听到这个哥哥说想要告诉师祖,老幺还真吓到。

    “这不用还麻烦怹老人家!”老幺觉得真不用如此啊。

    “我认为,无情未必真豪杰啊!”到底给自己认真解释了。

    湛湛耸耸肩,说:“你不用紧张呢,我就是给你提提醒而已,听不听的随你。”

    老幺心说,你该说的、不该说的,可都说清楚咯,我听不听的还真不算重要,最最重要的是,你这威胁起作用咯!你说气人不?!

    “你要不要去看看你四姐?”不等湛湛继续说起来,当大哥的韩品就拍拍湛湛肩膀,跟老幺示意。

    老幺接到大哥提醒,立刻将自己刚刚想要问湛湛是不是对她那三哥出手的想法儿给忘却咯。

    等到老幺出去,这韩品才跟弟弟说:“你不要谁都驳!毕竟是小妹啊,你不是最疼她?”

    “疼也没用,我看,到底没有领情。”湛湛说着气话,不过表情看起来好像不很激动。

    “你怎知没领情?你刚没瞅见啊……她有意忘记之前想问的话呢?”

    “我看,就这孩子……应该是怕师祖!”

    韩品:“……你啊你,你说呢,你就不能、不能试着糊涂?!”

    “呵呵、呵呵!真不好意思啊,可真做不到!”湛湛实诚的说。

    “算咯,不跟你说这些!”意识到说也没有用之后,韩品觉得自己应该少说。

    “现在当务之急,是应该想办法将老三给带过来。”湛湛还是想拿他那三弟做试验。

    闻言后的韩品,真不知自己是不是应该……对这个弟弟这坚持点赞呢!

    他根本不认为这老三有研究的必要。

    “你能找到研究价值很高的研究对象?”

    对于湛湛的话,即使他是哥哥,这韩品也只能微微摇头。

    他真没更好的建议。

    “那就先拿试验!”

    韩品到现在,可算是清晰的认识到咯——湛湛就是针对这个弟弟!

    想来是为长辈出气?

    可是他认为,若是家里长辈听到,可能不会高兴。

    还是那句话——要真想跟他计较呢,这老三老四都不可能嚣张至此。

    不过是不计较!

    这般话,他不知跟湛湛说多少次咯,可惜,这小子就是不以为然呢!

    现在,他说的,可都多到不想说咯。

    而韩品不想说,却刚好……让他弟弟满意。

    说真的,湛湛都不想听这番话咯!

    “你想咋做呢?”

    虽然不想继续给湛湛说,但是,这韩品也不想对弟弟的安排无所知。

    湛湛倒是没打算对自己哥哥有所隐瞒:“我看,这件事儿说不得,可真还得落到那老四那儿。”

    “啊?!”当哥哥的表示自己没有听懂。

    湛湛:“???”

    看他哥哥脸上不像作伪的表情,湛湛有些茫然。

    他刚说的很难……听懂啊?!

    好像没有啊!

    “你不要告诉我,你想……将老四捎带着。”

    听到韩品这话,刚茫然的湛湛,立刻意识到他哥哥其实是听懂咯,只是他坚持认为自己没听懂而已。

    “你不认为老四有研究价值?”湛湛眼睛都不由绽放光,“要是这老三都有可能让人植入芯片,你说作为双胎……就完全没有受到影响?”

    “你……好像越说这话,就越让我迷糊!”韩品揉着头说,“虽然我不想跟你研究老三老四是不是植入芯片这问题了,毕竟,从他们依旧喜欢生气喜欢不满的角度看,我真没发现这对儿兄妹有变化。但是你坚持,我就表示尊重。”

    他说这般的多,但听到最后呢,湛湛可算是捋出他言语的重点——那就是,我不赞成你对弟弟妹妹动手。

    “你这说的好像我对他们下手呢!说真的,按师祖的方案,就算对他俩做研究,但最后,受益方,也是他俩啊!”

    “你认为不被授权就动手,这般不尊重的举动,哪怕是能受益,能让谁满意呢?”

    “可是之前我弄晕老三,你不是也没有不答应啊?你都还配合呢!”湛湛觉得自己哥哥这一会儿一变也是真让他累呢!

    “我之前就没想太多啊!这会儿,想多了,想法不同,也是常理。”

    “你说,我若是问他们,就老三和老四拿喜欢拿捏的德性……”

    

;湛湛说到这儿,就不说下去咯。

    韩品:“……”

    他清楚湛湛所说真不假,若是直接去问,这老三老四可真不是说配合不配合的问题,很可能就会直接找湛湛拼呢!

    “你自己看着办好咯。”韩品想来想去都想不到更好的办法,所以只能给弟弟这句话。

    “不要太紧张,你就想着这是对老三老四好,你就能坦然咯。”

    湛湛表现的,看起来,很有心得呢!

    韩品都想问问他是不是之前早就做好建设?

    湛湛看出韩品想要问的,但是,他不想给韩品解释。

    “……”“韩子禾”发现,自己跟这听了这许久,竟然都没有听到让她好奇的关键,不禁有些郁闷,“不是说拿老三研究?既然都说好咯,你跟他还磨蹭?”

    要不是她不可能做到,她真想替湛湛以及韩品,将这里的老三给捎过来。

    “你想好届时该咋跟长辈解释就好。”韩品想了想后,就提醒弟弟说。

    “就不能让他们清楚是咱动的手!”湛湛说的果断。

    ……

    “你等会儿我!”老幺刚刚出去,在原本看见三哥那间屋子里没有看到她四姐,立刻找了起来,幸好没找多久,就在院子边上那间客房看见了他们。

    嗯,这是四姐将三哥带过去咯、

    “你这是想做啥?”

    “安静!”

    楚家老四瞪了老幺一眼,不过却没反对老幺走近。

    “你这是给三哥把脉?!”老幺看着四姐动作娴熟,登时瞪圆眼睛,她要是没看错,就这手法好像……是师祖特有的!

    可是四姐咋会?!

    “多看看就懂!”楚家老四说的不以为然。

    可是老幺很清楚这四姐没有说真话。

    因为她师祖曾清楚的说过,这动作也是怹师伯祖跟师祖研究出来的,后来由怹师父,也就是太师祖,还有怹历代改进到现在,才摸索出来的,若是没有师父认真教导,最多也就形似而已。

    可是她刚刚清楚看到,她这四姐把脉时候,手指微微轻触她那三哥手腕很多次,而这轻触频率也有不同。

    由此可见,她这四姐学的,可不是形似呢!

    说句长他人士气哒,她这四姐本事,可能都不比她小呢!

    老幺想到这儿,竟能沉下气来,仔细看她四姐动作。

    而这一看啊,还真给看出问题呢!

    “好像……还是,还是有不同呢!”老幺若是之前还有迷惑,这会儿,也看的清楚咯,这不完全是她从师祖那里见到的步骤。

    熟悉是真熟悉!

    可是……不是,也真不是!

    莫不是……

    老幺第一反应就是瞧瞧点开手腕上的表盘。

    那是兼具记录视频功能的仪器。

    当老幺不着痕迹将其打开的时候,她就很庆幸咯——因为这是信号波动最小、最不容易被发现和捕捉的仪器。

    可是就是这样,她刚点开仪器,让那仪器开始记录四姐动作的时候,她清晰的感到这位四姐朝她看了看。

    就是那刻,她不知为何啊,立刻放缓呼吸,让自己看上去跟之前差不多。

    大概是没有捕捉到信号,所以就在她快要露出破绽前,四姐将视线从这儿撤走。

    老幺跟心里放松咯。

    这是不是她四姐呢?!

    老幺心里缓缓冒出问号……看来,她需要更小心!

    就因为这个,她不但不敢让自己凑近对方,还要像之前那般不停问她四姐呢。

    “你能看出啥来?”

    “三哥大概啥时候能够醒?”

    “你不是逗玩儿?!”

    “你究竟看出啥问题来?”

    “之前你说是二哥对三哥出手了?你是看出啥咯?”

    “你说三哥是不是让别人动手给打晕咯?”

    ……

    “我看你很烦!”楚家老四让老幺给吵的脑袋疼,恨不能将老幺扔出去呢!

    “可……”

    “不用可!你立刻就出去!”

    忍无可忍,楚家的老四不想要忍咯。

    尤其是在说出让老幺出去之后,楚家这老四好像真打通任督二脉,立刻就通透咯:“你有问题等我清闲下来再说!”

    “你现在立刻到外面站着!”

    老幺心说,要是这般要求,那就可太好咯!

    毕竟她不肯定,若是她姐腾出精力之后,是不是会发现她手腕上这能录制的表!

    老幺还想要用刚刚录的视频跟师祖认真确认,所以,需要谨慎,不能功亏一篑。

    “可是……”

    “你给我出去!”楚家老四摆明自己不要听老幺说话。

    老幺闻言,心里轻松,可是这面上,却还是显得很为难。

    “……好。”

    “等等!”

    当老幺缓缓迈步走开时,楚家老四竟然说让她等?!

    这时候的老幺,真是额头冒汗!虽然她很清楚,自己的四姐,应该不会伤害自己妹子,可是呢,不对她动手,不等于不会没收她的手表呢!

    想到这儿后,老幺不由紧张起来呢!

    “你……让我留下?”心里虽然紧张,可是老幺还是需要显得很兴奋,让其看上去……好像是惊喜又好像紧张。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相关文章
  • ?会湿的污段子,调教巨乳女奴隶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窗帘被精油按摩师,女人爱吃醋的四大...

  • 女人只要进去就老实了,真实农村妇女...

  • mm1313不能看了,啪啪啪姿势成语...

  • 女生夹屁股的好处,爱妃朕要被你夹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