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故事

一个人心情失落的图片,啊,女婿,饶了我吧

作者:admin 2020-05-29 12:01:40 我要评论

小说在线阅读щww.Нuaxiangju.co

    想到这里,蓝草叹气说,“夜殇,其实你不必这么执着的,通过这次外公晕倒事件,我觉得不管做什么,都必须是在外公同意的情况之下进行,外公老了,他可经受不住刺激了。”

    夜殇仿佛看出她心中所想,拥紧了她的肩膀,“放心,外公虽然老了,但他的眼睛还没有瞎,你以为他让关颖做你秘书是什么目的啊。”

    ‘你的意思是,外公让关颖回来是帮忙查清楚股东的情况的吗?’

    “算是吧,关颖是股东们所不喜欢的,由她出面调查这些股东是最合适不过了。”

    “为什么要让关颖做这件事?调查股东的事,你不也一样能做吗?”

    夜殇失笑的揉揉她的头发,“傻瓜,你外公不喜欢我,不信任我,他又怎么肯让我做这样的事?他担心我会在股东里面挑拨离间,你不知道吗?”

    ‘哼,那你想收购我们蓝星集团怕是个天方夜谭了。’蓝草冷哼着,不耐烦的拨开他的手,“不要总是揉我的头发,发型都让你弄乱了。”

    夜殇笑笑,“抱歉,你的发质太柔软,我控制不住我的手。”

    “……”蓝草无语的瞪他。

    这时,他们走到了探监室的门口,那里除了穿着制服的警察外,还有一个穿西装的高大男子。

    蓝草一眼就认出那个正跟警察交流的男子是谁了,她惊讶的喊,“廖海波,是你?”

    那男子闻言,回过头来,当看到蓝草时,他笑着走过来,“小嫂子,好久不见。”

    ‘是啊,好久不见,你是跟夜殇约好来这里的吗?’蓝草想起车上聊到廖海波时,夜殇那神秘的表情。

    廖海波看了夜殇一眼,笑着说,‘算是吧,我本来人在国外旅游的,结果被殇一通电话就给召唤回来了。’

  &

nbsp; “是吗?”蓝草看着夜殇,用眼神询问他为什么。

    夜殇低眸看着她,微笑,‘你不是说,你手里握有证据让肖天明加刑吗?我让他回来帮你达成你的愿望。’

    “你一早就知道我有肖天明犯罪的证据?”

    “嗯哼。”夜殇似笑非笑的哼了哼。

    蓝草恼了,“你这是什么意思嘛。”

    廖海波只觉得两人互动很有趣,笑着说,“小嫂子,别小瞧了大哥的洞察力,他眼睛锐利着呢,你那点小心思早被他看穿了。”

    “我哪点小心思?”蓝草不悦。

    廖海波无辜的耸耸肩,“我怎么知道?你得问大哥才行。”

    “啧啧,看来你这个律师也不咋地,连我的心思都揣摩不到,我又怎能相信你能揣摩犯罪嫌疑人的心思?”蓝草讥诮的哼哼。

    “小嫂子,你说的有道理,我是该抽空好好揣摩小嫂子你的心思了,免得大哥每次找我喝酒诉苦的时候,我都不能帮他的忙。”

    ‘他找你诉什么苦,跟我有关吗?’

    “当然,你在他心目中可是很重要的,重要到他都不知道要……”

    ‘廖海波!’夜殇低低的警告,成功的阻止了廖海波继续说下去。

    廖海波很识趣,“好,不说这些了,我们说说案件,说说肖天明吧,小嫂子,作为你的律师,你能告诉我你为什么来探望肖天明吗?”

    蓝草淡淡的笑,“你不是我的律师吗?探望肖天明的时候你跟在我身边,自然就会知道我为什么来探望他了。”

    “可我总得知道你是怎么想的吧,不然待会见肖天明的时候我们两个各持不同的立场,那就尴尬了。”

    见他这么认真,蓝草也不跟他兜圈子了,直接说,“肖天明被判刑这么久,我都没有见过他,这次我来有两个目的,一个是看看入狱的肖天明活得怎样了,第二个是亲自告诉他,我有证据可以让他被判死刑。”

    “听起来好像很劲爆的样子,呵呵,我最喜欢小嫂子你这种突然出击,干净利落的爽劲了。”廖海波呵呵的笑。

    见他们两人相谈甚欢,夜殇脸色很不好,冷冷的问,“你们聊够了吗?可以说正事了吗?”

    “殇,我和小嫂子一直说的都是正事啊。”廖海波抗议道。

    夜殇冷哼,“别浪费我的时间,赶紧做该做的事。”

    蓝草看不下去了,也跟着抗议,“喂,你干嘛这么凶?我和廖律师那么久不见面了,自然有很多话要说……”

    “跟案件无关的叙旧,回家里再谈。”夜殇语气沉沉。

    知道他不高兴了,蓝草也就抿嘴不说话了。

    接下来,蓝草拒绝夜殇和廖海波的陪同,她一个人进去探监。

    几个月不见,肖天明消瘦了很多,更突显他作为凤凰男的气质。

    以前,肖天明趁着外公昏迷住院的那些年,他以蓝家男主人,蓝星集团总负责人自居,和小三儿女们过得很开心,整个人自然胖了不少,肚腩都出来了。

    没想到几个月不见,他竟消瘦到皮包骨,就好像是那些吸了什么东西的瘾君子……

    见到蓝草时,肖天明很意外,“小草,怎么是你?”

    蓝草冷笑,“不然你期待谁来探你的监?我妈妈,还是嘉嘉,又或者是你的小三小四们?”

    肖天明眸光黯淡,自嘲的说,“小草,我知道你不喜欢我,但你没必要讽刺我,毕竟我是你爸爸,是你的长辈。”

    ‘熊晶晶说我不是你亲生的,她说的是真的吗?’蓝草冷不丁的问了一个敏感却是她很想知道的问题。

    肖天明愣了愣,随后怒道,“小草,这样的话熊晶晶这些年没少说,你知道的,她那是没有任何根据的话,你不要信就好。”

    “她说的言辞凿凿,我想不相信都难。”

    “你妈妈呢,她也说你不是她亲生的吗?”

    “你还好意思提我妈妈,你什么时候把她当妻子看待过?你看到的不过是她的钱罢了。”

    肖天明苍白的脸上满是无奈,“小草,探监的时间很有限,我们能不能不要一见面就说这些?”

    蓝草面无表情,“这些对我很重要,我要确定你到底是不是我亲生的父亲,这样我才不会因为有个死刑犯爸爸而感到可耻。”

    “你什么意思?小草,你想干什么?”听到死刑犯三个字,肖天明一下就慌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相关文章
  • 一个人心情失落的图片,啊,女婿,饶了我吧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窗帘被精油按摩师,女人爱吃醋的四大...

  • mm1313不能看了,啪啪啪姿势成语...

  • 女人只要进去就老实了,真实农村妇女...

  • 去医院面试被医生弄湿,嗯哦好紧好棒...